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新闻中心 / 基层动态
身负数债“失联”多年 女儿跨省奔波替母还款
浏览次数:749作者: 郑爽 刘淑娟   信息来源: 泾县法院发布时间:2018-08-31

    “您好,我是王某某的女儿,请问我母亲现在还欠多少钱?”8月27日,一名年轻女子来到泾县法院,自称要为母亲偿还其逃避多年的执行款。经查,女子洪某的母亲王某某尚有四件执行案件未履行完毕,且均为陈年旧案,该院执行法官收悉后立即安排会见。在接待室内,洪某告诉法官,她是专程从外省赶回来为母亲还债的。

不忍母亲成“老赖” 女儿主动替母还债

    据了解,王某某自2009年起涉及多起执行案件,除去已经执结的,还有合计12万余元执行款待履行。洪某称,早年间其母亲为开养猪场借了不少钱,但由于经营不善倒闭,借的钱也还不上了。“当时我还在上学,家里条件差,母亲后来就出去打工了。”洪某解释道,“我现在自己有工作,也攒了点钱,就想赶紧把以前欠的钱都还了。”由于未履行法院生效裁判规定的义务,执行法官一直没有放松对王某某财产、住所等信息的查控,且采取了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一系列惩戒措施。洪某表示多年来家人都因此深受困扰,“现在失信限制的力度越来越大,想带妈妈坐一次高铁都不行。”同时,以往欠下的“人情债”,也让王某某始终心怀不安。洪某称临行前母亲特地叮嘱,一定要先想办法把申请人孔某的案件给结了。

昔日好友难相见 迟到的歉意换来谅解

    孔某和王某某原系朋友关系,2010年至2011年间,王某某以生意周转急需资金为由向孔某借款四次共计53000元,一直未还。2015年,孔某就该借款提起诉讼,法院经审理判决王某某应当偿还本息,而王某某当时已失联,孔某于2016年4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在执行过程中,法官经多方调查未发现王某某行踪,其名下也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,孔某也表示无法提供任何线索,同年9月,法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。

    “我也不知道我母亲到底还欠多少钱,今天来希望能了解清楚,尽力把能还的都还上。”洪某表示其现在外省工作,只请到了一天的假期,当天下午五点前还要赶高铁回去上班,希望能尽快将案件处理完毕。见洪某态度诚恳,也体谅她为母还债的孝心,法官们立即开始对各自承办案件进行梳理。由于涉及终本案件历经时间较长,尽管法官在流程上尽力简化,但联系申请人时遇到了不小的麻烦。尤其孔某所预留的手机号码已经成为空号,法官只能想方设法从其退休前的单位着手,通过多方联系查询最终辗转得到了孔某的联系方式,将其约至法院与洪某协商。时隔多年,孔某再见昔日好友的女儿也是感慨良多,看在洪某主动上门为母还款,孔某在调解过程中放弃了2万余元的利息,最终在法官的主持下,双方达成和解协议,洪某当场将53600元汇入孔某的银行账户,该案就此执结。

七年旧案均执结 守信彰显司法威严

    此时已经下午四点多,洪某向法官保证回去后会尽快将其余三个案件的6万余元案款筹措到位。“只要我把钱缴清了,我母亲就可以坐高铁了吧?”洪某似乎仍有些担心。“每个案件都有对应的流程,结执一案则屏蔽一案的失信名单,只要所有案件全部执结到位,你母亲就不会再受到失信被执行人的限制。”法官耐心向其释明相关法律规定,并告知其若迟迟不履行,法院将定期予以失信曝光,并采取更加严格的限制惩戒措施。“我们也考虑到你从外省特意赶回来为你母亲还款十分不易,希望你能践行约定,将‘守信’二字坚持到底。”

    洪某连连对法官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表示感谢,当天晚上,她便将剩余款项一并汇入法院的执行款账户,就此,王某某拖延了七年的四件旧案全部执结完毕。洪某的“诚”和“孝”不仅为其母亲解除了失信惩戒,更彰显了司法不容轻视的尊严和不容挑衅的强制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