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新闻中心 / 法院要闻
20年的“亲情债”
浏览次数:1207作者: 洪骏   信息来源: 研究室发布时间:2018-07-02

    6月27日,烈日当空,室外温度达37度。

    在村干部的指引下,警车沿着窄窄的乡间小路缓缓前行,一侧是清澈见底的小溪,一侧是郁郁葱葱的竹林。车最终停在一间小平房门前。

    房子主人已经明白了来意,赶忙从隔壁跑回来。“你们是为我老头子的事情来的吧?”还没等执行法官开口,女主人曹琳(化名)便开口问道。

    随即,宁国市法院执行局长凤维新出示了工作证及相关法律文书。

20年前的“旧账”

    20年前,曹琳的父亲一纸诉状将曹琳及其妹妹告上法庭,请求二人承担赡养义务。法院依法判决二人每年各支付120元及50公斤米。

    判决后,二人一直没有履行。2006年,曹琳父亲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法官经核实发现曹琳及其妹妹二人生活困难,自身尚需政府救济,遂作了终本裁定。

    “几十年前老头子把我卖掉,我都不和他计较了,他还跑去法院告我,让我抬不起头来,我实在气不过。”讲起其中的辛酸事,曹琳声泪俱下,情绪异常激动。

    原来,35年前,14岁的曹琳被父亲以2100元“嫁”到江北,后经公安机关解救回家。但不久后,曹琳又被以620元再次“嫁”人。这次的丈夫一家对她并不好,经常打骂。一天夜晚,曹琳趁黑逃离,一路乞讨至宁国市中溪镇某村,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。

    据曹琳介绍,妹妹在17岁的时候也经历了差不多的遭遇。

    生活逐渐稳定下来,曹琳也生育了一双儿女。“女儿远嫁到江西,一年回来一次。儿子在几十公里外的汽修厂打工,因家庭困难买不起房子,至今还没谈对象。”说到这里,曹琳眉头紧皱起来。

    当法官问到这么多年有没有和父母联系过,曹琳表示联系甚少,但有时思念母亲心切偶尔回去下,但与父亲基本没有话语,即使有,也是争吵。

    1993年,曹琳唯一的弟弟因上山采茶被猎人误伤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曹琳的父母失去家庭的“顶梁柱”,在此后的5年间,依靠儿子抚恤金度日。1998年,年近60的父亲将曹琳及其妹妹诉至法院。

一起“回家”看看

    今年6月初,宁国法院院长袁风影收到曹琳老父亲的一封信。信中提及自己与老伴已年近八十,均患有疾病,申请法院恢复执行。

    在去曹琳家之前,执行法官一行先到镇政府了解了曹琳的生活状况。

    “我是真的没有钱,我们夫妻身体都不好,看病的钱都是东拼西凑的。”看到法官的来意正如自己所料,曹琳赶紧跑到房间拿出一叠厚厚的病历。“即便你们把我抓走也没用,而且,我也不想和老头子有什么交集”。看到两名法警站在门口,曹琳立即补充了一句。

    凤维新笑了笑,示意曹琳不要紧张。“我们都知道你心中有怨气,这都可以理解,但现在你父母年事已高,行动不便,这才写了一封信给我们,希望能得到帮助。二老孤苦伶仃过了这么多年,况且,你母亲一直都很心疼你。”

    谈到母亲,曹琳的神情缓和了下来。“我也不是不愿意承担,只是家庭条件实在太差了,真的是没有能力”。

    “来之前,我们也对你的家庭状况作了一个了解。你看,这么多年,你父亲也没有重新起诉要求增加赡养费,所以还是按照98年的判决执行,数额并不多。”看到曹琳有所松懈,凤维新继续做工作。“这样可好,你拿240块钱出来,也就是两年的赡养费,然后我们再想办法通过司法救助的途径给解决一部分。”

    听到法官这样说到,曹琳略加思索,表示同意。随即喊丈夫找村民借钱去了。

    “想不想和我们一起去看看老父亲?”凤维新想尽力修复这段破碎几十年的感情。

    “不去!去了也是争吵。”曹琳想都没想,一口回绝。

    “你放心,你父亲有不对的地方,我们批评他,你正好也可以去看看母亲,下午我们再把你送回来。”在凤维新的努力劝说下,曹琳和执行法官一行踏上了“回家”的路。

第一张合影

    曹琳的父母住在邻县的一个偏远山区里,距曹琳生活的地方大概有近100公里。

    近乡情更怯,车行驶到山脚下,许久没有开口的曹琳喝了口水,向车上的法官讲述在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发生的故事。

    车转了几个弯,在一个山坳里停了下来,这里山清水秀,绿意盎然,但交通却极其不便,驾驶员把车往前开了好久才找到掉头的地方。

    山坡上,一间小小的瓦房,里面用简易木板隔成客厅、厨房和卧室,非常破旧,采光也很不好。

    法官到的时候刚好中午一点,二老还在卧室里休息。听到客厅的脚步声,曹母走出了卧室,看到来人,似乎不敢相信,使劲揉了揉眼睛,泪水一下没控制住。

    “老头子,赶紧出来。”曹母三步并作两步跑回房间。

    曹父打着哈欠走出房间,看到执行法官,满脸惊喜,突然看到站在门口的女儿,神情略微有点尴尬。

    “曹老,您的来信我们已经收到,今天,我们来看看您,一是把案件的执行情况反馈给您,二是带您女儿回来看看···”凤维新拉着曹父的手,长谈了半个多小时。

    法官在和曹父说话的时候,边上,曹琳和母亲一直手拉着手,用方言不停地说着她们之间的秘密。

    “其实,我也知道她们生活艰苦,所以,这么多年来我也没找过她们,现在老了,就是想多得到她们的关心。”曹父走上前,颤颤巍巍地拉上女儿的手,把法官刚刚交付的240元执行款又还给了曹琳。犹豫了一下,伸出双手,抱了抱女儿。

    在法官的建议下,一家三口手拉着手,拍了一张合影。满满的笑意,诉说着此时的幸福。

    曹父说,这是她们的第一张合影。并要求法官回去之后一定要寄一张照片给他。

    “这段时间,我们二老都申请了五保,现在生活基本都有了保障。感谢你们把我女儿带回来,了了我这么多年的心愿。”曹父拉着法官的手,一直送到路口。

    走之前,法官向二老送上了1000元司法救助款,并走访了村“两委”干部,叮嘱了相关事宜。

    曹琳回过头,依依不舍与二老挥手告别。两座山之间,多了一份牵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