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法院建设 / 法院文化
法官调解的两三事儿
浏览次数:3227作者: 雷梅洁   信息来源: 旌德法院发布时间:2018-03-12

    “叮叮”漆黑的宿舍里,床头上的手机不断闪着蓝色的光,睡得昏天暗地的我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,习惯性地摸索着手机凑到跟前。快接近凌晨一点了,单位微信群里不知道哪位同事推送着图片。我抬了抬头,随手丢了个靠枕垫在脖子下,认真的翻看着微信群里的对话框。

    那是一个上午跟随着法官下乡的书记员发的照片,照片上灯火通明的乡镇调解室里,椭圆形的办公桌前,当事人围坐在法官周围,认真地听法官为自己答疑解惑。“还在调解。”简单的四个字叙述着法官这一整天不间断的辛劳。

    在大多数人看来,法院是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,身边的很多朋友也常说,在法院上班是不是很“威风”,坐在审判席上,只要敲敲锤、判判案就好了。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,法院的工作与其他工作确有不同,专业化更强、责任更重。站在审判席上的法官只是进行着他判决的最后一步,但做出判决前的万步,是旁人所无法看到的。

    三年前,我刚到法院上班的时候,被分到了法院的综合部门——研究室,虽然不是审判执行的一线,也经历不了庭审的曲折过程,但是却是法院对外发声的部门,一部相机,一支笔,记录着法庭内外的点点滴滴。第一次下乡,跟着法官调解的却是一件极为简单的案件。“他们家的狗咬死了我家的鹅,这笔账,到底该怎么算!”调解室内,看着争得面红耳赤的双方当事人和耐心调解的法官,我无语地望着天,默默地数着时间,希望能早点结束。对法官调解工作的憧憬立马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中化为乌有。我有些沮丧,不知道该如何去告诉别人我看到的法官工作,毕竟在大多数人看来,这些就像“喝喝水、动动嘴”那样简单。半天的时间,在法官耐心地劝说下,当事人终于握手言和。也许感受到了我的沮丧,回程的车上,他笑了,安慰地说道“很多时候我们面对的都是这些村民们鸡毛蒜皮的小事,不要小看这些矛盾,如果处理不好,日积月累,终会因这些不可调和的矛盾而对簿公堂。”

    三年的时间里,我跟随着法官下乡调解,拍照、写信息、宣传,无数次碰到邻里之间、夫妻之间、父子之间的矛盾纠纷,一间不大的乡镇法官工作室,哪里有需要就会出现在哪里,不论路途遥远,仿佛无论多大的矛盾在法官的笑脸和耐心的劝说下都会化为乌有。“法官,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想要离婚,只是他爸总是在外地工作,一年才回来几趟,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,才求法院帮帮我,真的是太感谢你了!”我最爱记录的是他们在法官调解完后握手言和瞬间开心的笑脸。

    第二天一大早,我跑到立案窗口,等待着法官下乡去结束昨天调解到凌晨的案件,那是一件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,“雇工在修建房屋时从楼上摔下死亡,死者家属和雇主房主达成了和解协议,今天我们就是去做司法确认的。”法官简单地和我说着案情,我知道,这件案件能够妥善圆满解决,是法官深夜灯下的翻阅案卷,无数次奔波,推心置腹地劝解结果,最后在法院的主持下,双方签协议和解的那一刻,法官的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。

上一条: 夏秋乐章